第六百一十章 负荆请罪

“情况都了解的怎么样了?”容若风微微的皱着眉头。

目前来说,发生的很多事情,都对他们很不利。

而且,在这些事情当中,还有一些让她比较疑惑的事情,她根本就得不到解答。

这种明明知道事情不太对,可是就是找不出来原因的事情,可不是她的风格。

既然心中有了疑惑,那么她就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去解决这件事情。

只有这样,才是对她最好的。

自从杨戚这个名字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面的时候,她发现,她的疑惑就越来越多了。

比如为什么自己会觉得有的东西那么熟悉,有的场景也是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特别像是在爱情当中的求而不得,那种无奈和被迫接受。

而此时此刻在容若风的身后,正站着一位看起来不容小觑的年轻女子。

女子面容姣好,气质清冷,让人看了一眼就会忍不住再去看第二眼。

若是平时,其他人看到这女子,定然会当做座上宾,然而她却恭恭敬敬的站在容若风身后。

只是为了回答对方自己所调查到的一切。

不难看出面前女子地位的高低。

琴女想了想后,便准备将这些都告诉容若风,说起来,这一次,查到的事情让她倒是没有什么好意外的。

毕竟这些人对于她来说,不过就是可有可无,无所谓罢了。

可是容若风不同,容若风满心满眼想的都是这些问题。

既然密府主人这么在意,她自然也是不遗余力的去办好了。

“目前我所查到的和李重有关的事情,和之前其他人所说的那些,多多少少的还是有那么一些差入的。”

琴女语气很是淡然。

仿佛就只是在诉说着一个很平常的事情罢了。

“有差入这个是自然的,如果没有插入的话,我也就不会感到那么好奇了,自然也不会让你去调查和他相关的事情,只不过我不太能完全放心他,在关于他的经历这件事情,我总觉得他和我还没知道的事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容若风听到后,似乎也没有感到任何讶异,而是觉得再正常不过了。

对于李重,她觉得还是有必要去了解一下对方的。

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让她清楚得了解到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无论当一个陌生的人是以何种的姿态出现在你的面前的时候,你都不应该卸下盔甲。

而是应该去随时注意着这个人,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对方会是冬眠的蛇,给你狠狠地一击。

况且,有的事情,不一定必须要亲身得去经历过,才能够体会到其中的滋味。

很多事情她只要一想就能够想到了,自然也就没有那个必要去自己经历了。

“其实倒也不是说我一定要怎么样,只不过只有将这些都知道了,或许一切就可以水落石出了。”

容若风面色凝重。

只要一想到那些让她睡不着觉的事情,她就是一阵头疼。

“行了,这些都暂时先放到一旁吧,你先说说你查到的其他资料吧。”

容若风揉了揉额头继续说道。

琴女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李重其实根本就从来都没有出过大安城,这个和我们之前听到的有一些出入,而且杨戚的父亲对他特别的器重,带着他做了很多比较重要的事情。”

容若风伸了伸手,示意对方先暂停一下。

“这个我倒是没有想到,杨戚的父亲竟然还会对他那么器重,那看来这个李重身上所有的不仅仅只有之前所了解到的那些。”

容若风说到最后的时候,声音已经越来越小了,不知道到底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琴女听的。

不过从始至终,琴女都微微的低着头。

“当时因为杨戚父亲很是器重李重这个原因,就给了他很多的废旧地图,而且他也从杨戚的朋友那里得到了一些信息,绘制了一些地图。”

琴女语气依旧很是淡然,对于这个,她不做过多的评价,就只是单纯的汇报情况罢了。

“现在这么看来的话,之前想的未免也太简单了,看来这些地图是罪魁祸首。”容若风一副很是深思的模样。

“后来呢。”

“后来可能也是因为地图的原因,受到了红夫人的控制,最后受不了内心的谴责,便服毒自尽了。”琴女娓娓道来。

她没有多说,受到了红夫人的控制,自然会逼迫着做一些违背他良心的事情。

对方能够这么做,那么至少也就说明他的心还是不错的。

“服毒自杀?”容若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琴女点了点头,“不错。我了解到的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而且这个毒和送杨戚妻子出嫁的媒婆,是同样的一种毒。”

容若风猛的眯了眯眼,看上去很是认真的在思考着什么。

要是其他的毒倒也还好说,也还可以接受这个自杀的事情,可是那个毒和送杨戚妻子出嫁的媒婆一模一样。

如此说来,可能事情不像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简单了,也有可能对方根本就不是服毒自杀。

“这样吧,你去给我彻查毒的来源,一定要查清楚,我倒要看看这背后到底是谁在捣鬼。”

容若风眼神很是坚定的说着。

就在琴女离开后,容若风就收到杨少天给朝廷的喜报,而且还连同兵败的事一起上报了。

想了想过后,容若风便让白少冲将杨少天叫回营帐。

只是当杨少天过来的时候,容若风却讶异了。

他是背着荆条过来的。

“真是不顾及自己的将军形象,你这样做让别人看了如何想,如此是为何?”

容若风只得无奈教训他不顾及自己的将军形象。

杨少天低着头情绪很是无奈的说着:“这次兵败,只顾着给密府主人上报,忘记给朝廷上报。”

她知道,这是对方为打消朝廷对他拥兵自重、目无朝廷的忌惮。

容若风笑骂着:“你这是欲盖弥彰,接下来你对兵败之事只字不提,将兵声之事夸大就好。”

杨少天照做。喜欢妻控王爷休书请收好请大家收藏:()妻控王爷休书请收好更新速度最快。

推荐:巫医觉醒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