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淼递了一瓶冰水给她,担心会影响她,就退到远远的一处站着看她。

独自撑着太阳伞的唐衣灵,喝下冰水后,身体逐渐冷静下来。

她转动右手上的翡翠玉镯子,脑袋开始闭眼去想,渐渐地,耳朵听到那个孩童的哭声,见到一些零碎片段······

直到她看到最后一幕,那个孩童的哭声彻底停止了,她的脑海恢复空白了。

开眼后的唐衣灵,脸颊不知不觉流了一脸闪闪发光的泪花,险些瘫痪坐在发烫的水泥马路上,幸好张淼扶住了她。

“回去好好休息,一切会好的。”张淼扶着她,一步一步往青藤小区内的方向走。

唐衣灵越想越觉得不安,若她看到的是真的,她是不是应该告诉那个孩童的妇女?

应该告诉新闻中那个满脸风尘,花白头发,正在满心喜悦地等待孩童来认亲的妇女!

“怎么找到那个孩童的生母?”唐衣灵突然停下脚步问张淼。

张淼木讷摇摇头,唐衣灵找那些人做什么?

张淼此刻最关心的是唐衣灵应该回家休息,显然是太累了,唐衣灵这几日的情绪明显有些过激极端,说哭就哭了,肯定是压力太大了。

“我先扶你回家休息。”张淼绕过了唐衣灵的话题回答着。

唐衣灵知道明天那个张大后的孩童就要来到青山市了,现在已经过了中午,她还没找到那个生母把她知道的告诉对方,这时刻她怎么可能睡得着?

最后,在唐衣灵的拜托下,张淼绞尽脑汁,打开手机,想尽办法帮忙唐衣灵快速寻找着······

张淼觉得唐衣灵情绪突然这么感性,又急着寻找这些失亲的相关信息,兴许是唐衣灵身边有需要寻亲的亲友,所以张淼也就一心投入帮她寻找着。

在太阳底下的树根下,尽管张淼的手机已经被摁得滚烫,热得满头大汗,张淼终于突然想起那个“青山寻亲俱乐部”。

她大学的时候参加过两次志愿者,还是知道那个俱乐部的。只是,地址记不清具体在哪里了。

不过张淼通过上网百度,最后还是找到了“青山市寻亲俱乐部”的地址。

唐衣灵终于稍微笑了一下:“赶紧回家拿车走吧。”

张淼终于觉得自己是唐衣灵的“人”了,能尽自己所能帮上雇主,这种感觉挺良好的,张淼飞快回去别墅内,拿了已经洗得发亮的白色保时捷帕纳梅拉,这一次她启动也娴熟许多了。

唐衣灵坐在车子内,车子才刚刚驶出家门,她从后排右边的车窗就看到了陈海林的母亲——陈姨。

陈姨这突然在小区作甚?莫不成是找她?

她本来是非常赶着时间出门的,毕竟寻找俱乐部还要一点的时间,距离也远。但是本着礼貌,唐衣灵还是下车跟陈姨打了招呼,问询陈姨是否过来找她的,还是路过······

最好是路过!

“陈姨,你好。”唐衣灵被阳光晒得皱起了眉,眯着眼问着陈姨。

“衣灵,有事出去吗?陈姨找你聊点事情。”陈姨背着新版爱马仕的包包,手中不停调节着挽着包包的姿势,生怕别人没有注意到她那个包包。

唐衣灵看也没有看她的新包包,直接微笑问她什么事情。

陈姨惊讶得很,转头看看这小区大马路上,挪开遮阳伞一些,看看这暴晒的太阳,唐衣灵叫我在大马路上说事情?

唐衣灵见陈姨许久没有说话,她又一心想要赶在天黑前找到俱乐部,定是要快马加鞭的。

她干脆说:“我有急事赶着出去,不然我回来过去陈家找陈姨。到时候陈姨可以慢慢说。”

陈姨见到唐衣灵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也不客气了:“衣灵,陈姨来就是为了海林车子被石头砸坑的事情而来的,你跟海林是不是有什么······”

“陈姨,我真的还有急事,这个事情我回来再跟你解释。陈姨要么可以回家,要么可以到我家里坐等我回来,我就不奉陪了。”

唐衣灵说完就上车:“张三水,开车!”

从古代反穿来的唐衣灵,还是习惯什么事情都要赶在天黑前完成,感觉天黑就要结束一天的行程了似的,脑袋还总是转不过弯来呢。

只是将陈姨只身落在了小区空旷的道路上······

陈姨一人落在小区过道,看着白色保时捷帕纳梅拉远去的车尾,气得她一脸上的粉末簌簌落下。

就连红色口红的嘴周,都气出了许多汗珠。

“唐衣灵!”陈姨一人对着天空喊一句,跺了跺脚,无奈忍着一肚子气:“就不信了,我陈姨治不了你!”

张淼下了车,带着唐衣灵到了青山市寻亲俱乐部,这是一间在市中心的写字楼顶楼,唐衣灵不难看出,这家的老板定是为了方便人寻找到寻亲俱乐部,才特意在最繁华的市中心,交通最便捷的市中心写字楼顶楼设下俱乐部。

“您好·····”张淼跟前台接待小姐说清楚来由。

前台接待小姐,听明白这两位女士,是想通过她们俱乐部,找到今日中午青山电视台午间新闻联播的那个妇女,前台小姐即刻回绝。

前台小姐再年轻,入职前也被培训过,失亲寻亲的过往例子,太多这种事情了,都是打着“有失踪儿童相关信息”的幌子,那这些去欺骗当事人大量的钱财。

骗子一般不惜麻烦,会找到各种有机可图的机会,这也是他们青山市寻亲俱乐部的忌讳,不希望当事人在认亲前后敏感节点上,将俱乐部说出来。

前台接待小姐皱着眉头,今天午间新闻一播出,他们俱乐部的投资创始人就过来亲自交待了,一定要严格保守着当事人的信息,别被套出去了。

果然,当老总的真是料事如神,这不,骗子就来了。

“恕无可奉告,请回吧。”前台小姐拿着对讲机,即刻走出来另两个女工作人员,“请”张淼和唐衣灵出去。

唐衣灵看出来是要被赶走了,就满心不服气,上前说前台那个姑娘:“姑娘,你告诉我们一下讯息就好了,你何必赶我们走呢!”

“请你们出去······”

几个瘦小的女工作人员和粗狂的张淼对持着,就只有闲着的唐衣灵在叽叽歪歪喊着话了。唐衣灵大喊打闹,然后发现远处坐着一个熟悉的人影,她细细看过去······

“言成默!你怎么在这里?”唐衣灵看到坐在里面昏暗卡座的言成默,他那张脸如此标志,唐衣灵怎么会认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