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秦乐乐和一众人走开,杜俊毅也没了辙,只好转身往病房里走。

他和何彦生的关系不错,这一次听说何彦生出事,家里的生意一结束,就来了。

推开病房,看到躺在病床上面的何彦生,杜俊毅皱了皱眉头,问候一声:“你这是怎么搞的?怎么给弄成了这个样子? ”

“没什么,你有什么事情吗?”何彦生躺在病床上面,心情不怎么好,自然也就不怎么爱搭理人,随口的敷衍了一句,转过头去什么也没有再说。

……

温寻厉本想去医院接人,正好看到叶清欢站在医院门口跟何彦生打电话。

大概是人太多的缘故,叶清欢没有看到温寻厉。

“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你在医院记得要好好吃饭睡觉,明天我给你带好吃的东西过来。”叶清欢微微笑着,言语之满是关切。

温寻厉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幕之后,心头猛的顿痛了一下,莫名其妙就翻涌出一股醋意。

他本想上去跟叶清欢打招呼,接她回家,可刚走了两步就看到叶清欢转身往医院里面走。

这个女人真是不省心。

温寻厉莫名其妙的在心里骂一句,气得双手握成拳头,忍不住就转身往外走。

回到家里,温寻厉越想越是生气,在厨房里面来回的踱步,一双眼睛时不时的往外看一眼。

叶清欢一推开门,就发现有些不大对劲,这平日里餐桌上面早就摆满了,今天一进门迎接她的就是冷冰冰的空气。

叶清欢环顾一眼,并没有发现温寻厉的身影。

她叫了两声,换了鞋子在屋里找了一通,这才发现温寻厉正站在阳台上面发呆。

“怎么啦?一个人待在这里叫你好像也没听到?”叶清欢走过去,从后面抱着温寻厉。

温寻厉也不说话,闷着头只是看着前方皱着眉头。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叶清欢掰过温寻厉,踮起脚尖,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温寻厉低垂着眼睛看了眼叶清欢,仍旧是不言不语。

叶情欢皱着眉头想了想,这家伙现在该不会是生气了吧,看这模样该不会是自己哪里招惹了他吧?

这么仔细的一会回想,叶清欢也不是一个愚蠢的人,立刻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因。

“哎呀,你看你怎么回事?脸色那么差呀,赶紧的回去躺一下,我给你量一下体温。呆会儿我再拿点药给你吃,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任何事情的。”

叶清欢说完,匆匆茫茫地转身就走。

温寻厉用力的抱住她的腰,往后一扯,然后拉着她的胳膊,轻轻的一扯,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你要去哪里?真的以为是我病了吗?”温寻厉有些生气,有些懊恼的质问了一句。

“我知道你是在生我的气,不过你现在生我的气也没有用啊,我也不想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去了医院,可是我也为了你好,我不想你欠别人任何东西,我也不想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叶清风说完转身,紧紧的抱住了温寻厉的腰。

“你知道的,我心里面就只有你一个人,你不要再生我的气了,你再这个样子的话,我心里面也很难受的。”叶清欢踮起脚尖主动的吻了吻温寻厉。

那一丝软软滑滑的感觉传来,温寻厉只觉得心健都在颤抖。

他忍不住深情的回应了过去,擒住叶情欢的唇,拼命的吻了吻,然后十分贪婪的再一步往前进。

叶清欢没有抗拒,只是在最后一步的时候推开了温寻厉。

“我饿了,我想吃东西。”叶清欢嘟囔着嘴巴,有些委屈的看着温寻厉。

温寻厉虽然心里有些生气,可一看到这样子的眼神,立刻就没了脾气,朝着叶清欢在她的额头上面吻了一下,宠爱的说道:“好,好,好,你等着,我现在就去给你做饭去。”

温寻厉摇了摇头,实在是拿这个女人没有办法。

温寻厉转身朝楼下走,一边走一边回头,并且轻声的说了一句:“你先去洗个澡吧,洗完澡之后就有饭吃了。”

叶清欢点头,看着温寻厉消失在走廊深处,嘴角微微扯出一抹笑,然后踮着脚尖,小心翼翼地走到温寻厉放大衣的地方。

叶清欢从书房里面拿了一支笔,拿了一张非常漂亮的小纸条,在纸上写了一行字。

“寻厉,我怀孕了,你马上就要做爸爸了。”

写完之后,叶清欢心满意足地看着这张纸条,微微的笑了下,这才有些不舍得放到了温寻厉的口袋里面。

不知道他看到了会是怎样的表情?

叶清欢心里这般想着,只觉得心里面像是有一些甜蜜蜜的东西在不停的涌出来。

“应该会很惊讶的吧,毕竟我刚刚看到的时候也是这样,很是惊讶的。”叶清欢自言自语着,幻想着温寻厉看到了图片后会是怎样的一种表情。

……

第二天一早,温寻厉想着叶清欢天天的去医院,心里面也有些好奇,就想要去医院看看。

医院里面的消毒水的味道是温寻厉不喜欢的,皱着眉头找到了何彦生的病房,温寻厉站在门外看了看,这才轻轻的敲了敲门。

“进来!”何彦生并没有多想,只是以为是医院里面的护士,随口喊了一声,可是当温寻厉出现在何彦生跟前的时候,何彦生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成了乌黑的颜色。

“你怎么来了?这里不欢迎你,麻烦你出去!”何彦生像是疯子一般的怒吼了一句,然后狠狠的瞪着温寻厉。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男人的话,他可能不会像是现在这样的狼狈,也不可能失去母亲,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温寻厉带来的!

何彦生的心里怎样也过不去,原谅?鬼他妈的才会原谅!这辈子,不要栽在我的手里,否则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何彦生这样想着,也是这样说出来的,恶狠狠的看着温寻厉,几乎是用十分卑劣的怒骂的声音骂出来的。

“你如果心里不舒服骂一骂我也是可以理解,不过我今天是来告诉你。”

温寻厉顿了一下接着说:“我和清欢马上就要结婚了,希望你以后可以不要打扰她,她跟我在一起很幸福,她和你,已经是过去式了!”

温寻厉并没有要显摆的意思,只是希望他们两个人的距离可以离得远一点,不要再去打扰叶清欢了。

可是在何彦生听来,这就是赤果果的显摆,是为了刺激他。

“温寻厉,你以为你们两个人的感情很好吗?我和她的感情是没有谁可以比的!”

何彦生很快的冷静下来,笑着说:“我们是彼此的初恋,我们还是在大学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清欢对我来说就好像是我的半条命,而我,对于清欢来说,就好像是一半的生存意义!~”

“哈哈,温寻厉,你一定还不知道吧,我和清欢现在有多好,我们之间的误会已经解除了,她也知道我是爱她的!”

何彦生看到温寻厉的脸色变化了,继续说道:“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你不知道吧,我到现在都没有自己吃过饭,都是清欢喂的,不然你以为她为什么不想现在和你结婚?她这是在给我们时间!”

“何彦生,你继续做梦吧,你说的话,我是一点都不相信的,不过很感谢你,这么多年竟然都没有碰清欢,给了我一个完整的清欢。”温寻厉冷笑一声。

清欢是个什么样的二房?我自己还不清楚?在这里挑拨离间?是以为我的智商有问题吗?

温寻厉这般想着,眼中的神色渐渐的冷了下来,冷哼一声,转身就离开开。

叶清欢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

何彦生的眼眶红了起来,朝着走廊里面大声的怒吼了一句。

温寻厉刚刚走出病房,走廊另外一边的王严就飞奔着朝着这边跑来,脸上的神色很是不对。

“不好了,老板!出事了,方木南在国外出事了,现在情况很是不好,你得马上过去一下,刚刚那边来了电话了!”王严上气不接下气的喊着,撑着膝盖,整个人都有些站立不稳。

大概是跑的太急了造成的,王严此刻看上去脸色十分的不好。

听到是方木南,温寻厉的心里紧了一下,方木南的身体一直都不是很好,以前在国外的时候经常在医院里面疗养。

“现在具体的情况怎样了,你详细的说说!”温寻厉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叶清欢,可是也很担心方木南。

毕竟,他欠方木南的实在是太多了。

“很不好,前几天一直都在昏迷,现在医院已经下达了病危通知书了那边也是实在是瞒不下去了,这才打了电话过来。”

“怎么会瞒着?”

“是方木南不让告诉你,说怕你分心,不想让你担心。”王严叹了一口气,说道。

“赶紧的,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的订机票,我现在就要过去!”温寻厉想都没有想,大声的吼道。

“好好,好,我现在就去,你不要着急,如果方木南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心里也不会好过的。”王严说着转身离开,临走的时候还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温寻厉,叹了一口气。

上飞机的时候,温寻厉的脸色很是不好,扶着王严的肩膀,眼眶有些微微的红意。

“王严,清欢就交给你了,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要照顾好清欢,我现在过去看看情况,我会尽快的赶回来的。”温寻厉转身离开,离开的时候眼中的不舍就是路人也看得出来。

可是叶清欢在家里等啊等,等啊等。

从早上一直等到下午,她想,额可能是太忙了,所以没有看到吧。

到了晚上,叶清欢想,可能是没有注意到吧。

后来,叶清欢又想,难道是不小心弄丢了?所以就没有看到?

这样一想,叶清欢就再也坐不住了,拿着手机给温寻厉打电话。

嘟嘟嘟的声音传来,叶清欢的一颗心都揪了起来,浑身上下有一种紧张的压迫感。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怎么会是这样呢?刚刚早上出门的时候都没有说有什么事情啊?怎么回事?

叶清欢拿着手机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浑身都有一种不安的焦躁感。

怎么回事?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

叶清欢从来没有想现在这样担心过,只觉得浑身都难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的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

叶清欢从厨房立刻冲了出来,十分兴奋的朝着外面跑过去。

一定是他回来了?说不定还是给了自己什么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