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贵嫔斜依在软垫上慵坐懒靠,身上穿的正是方才灵雀挑的那几件衣裳。只不过她穿罢了却又嫌弃墨绿色暗沉晦涩,终了还是要了桃粉的封腰与批帛换上。穿罢了再是梳头上妆的一番折腾复加上五更就进了丹房......到此刻她是真切地觉得乏累!

“瞧瞧本宫!这会儿内里有粉色的诃子裙娇柔欲滴,外有朱红大衫明媚灿烂,乌沉沉的紫貂皮泛着油亮亮的光滚镶在袖口、封腰、裙摆、批帛上,又重重地压上了尊贵、再配上赤金红宝牡丹钗.......本宫若说自己姿色是天下第二的,定是无人敢说自己是第一!也是寻不出个第一来!”

“可又是能顶了什么事?这天下第一也是挣不到皇后的命,现如今倒只能想着挣个太后来做!可是太后啊!那可不就是寡妇!?天下第一做了寡妇,可还有什么意思?!”

“唉!本宫要做皇后怎么就千般不成,要做太后却是易如拾芥?为今只需待那老东西废了“去母留子”那一条、再封阿七做了储君,本宫只要几支香、几丸药就能神鬼不知地成全了自己去做了寡妇!”

“可那究竟还是天底下最尊贵的寡妇呀!故以什么黄后、绿后,纵然这趟瘟病她命大不死,届时也是逃不过!本宫已然做不成皇后了,难道还要有个太后爬上自己的脖颈去?想也休想!”

“刘赫!可不是都是你的错!本宫在宫里熬了这么些年、冒死给他们下了这么多药,可不就图一个你我的将来?!可偏生你是天下第一不知惜福、不争气的!故以本宫做了什么你都是怪不得,恨不得、怨不得.......”

郑贵嫔半寐着,时笑时嗔、落落翻翻地数着、梦着自己的心思。恰好想轮到自己那一经年难解的心结时,只听见灵雀来回“人带到了”!

“倒也是巧,想着她她就到了!”郑贵嫔闭着眼讪笑了一回就让灵雀去把人带来,“或许本宫今日倒能好生医了这心病!这都缠了多少年了,也是好笑得紧!”

只一会儿,灵雀就带着一个杂役打扮的宫婢进了内殿,那人垂着头走到了朱案前翻身就跪、跪下就伏地叩首!

“奴婢拜见贵嫔娘娘!娘娘金安万福!”

“起来说话罢!又不是什么生人!”郑贵嫔睁开了眼、却还是懒洋洋地依靠着只顾盯着自己殷红的蔻丹端详,及其不经心地赐了个恩典予那个正趴伏在地上的“宫婢”。

“谢娘娘!奴婢不敢!”那宫婢恭恭敬敬地回着话,跪直了却仍是垂着头不起身“奴婢还是跪着回娘娘才妥当!”

“你个蠢婢子出去候着!只要本宫不喊,你们若有谁敢进来的,敲断了腿再扒了皮!”

郑贵嫔沉声喝走了灵雀之后,蓦然笑魇如花,

“哟!可是难得!”郑贵嫔,“这都落了难了,即不哭也不嚎的、还是这么有分寸!你果然是比四娘那死婢子强得多!可见老婆子调教人也确是比本宫强!”

“世间并没有哪个能比得过娘娘去!奴婢也是娘娘的奴婢!”那宫婢仍是恭顺地答着,恭顺到即使有人疑她不是真心、却抓觉不出半点的不适意!

“也是难为你!明明心里毒得跟蝎子似得,这面上儿啊、还能跟春风一般,嘴也是成天抹了蜜一样.......啧啧啧!倒叫人怎么防得住!”

郑贵嫔说罢就挪动了视线,直盯着那人的幞头不放,“都是许久不曾见了,抬起头来让本宫瞧瞧,可是遭了罪受了委屈了!”

可那人听见了、踌躇了一息才慢慢地稍抬起了头.......

“你可是做下了什么亏心事,故以不敢让本宫看?!”郑贵嫔见状怨怒拔地而起,一声娇斥之后,惊得那人连忙抬起了头,恰恰好--四目相接!

“娘娘还是这般绝世的颜色,永是青春动人。奴婢是轻贱之人,只是怕冲撞了娘娘才是不敢抬头!娘娘恕奴婢则个!”

那人只敢看了郑贵嫔一瞬就又埋下了头,但她心里想的跟嘴上说的可是堪堪两端!

“绝色就是绝色!任是何时何地、何样的心思情绪都是一样并不会变的!怪不得当年殿下要夸她作:玉肌生水、桃腮塞花、柳眼生春、朱唇吹火、峨眉婉绵.......但到如今还不是同我们一样、并争不来殿下半个眼神、一样可称作弃妇!”

“你!你倒是瞧着并不像是怎么吃了苦头.......!”

郑贵嫔看见了跪着那人却要止不住吃惊!这不是都被圈禁了、等于是下了大狱的人,为何除了枯败些也再看不出什么风霜?自己想的什么皮包骨、什么愁惨惨,什么怨不绝,非但全然无有,这眼眉里怎么还透出了不羁来?

“可是这贱人在怨本宫不曾去拉扯了她一把,还是她想着树倒猢狲散,倒也不用再撵着本宫侍奉了?”

“回娘娘!因为她们几个都有娘家想法接济着,再加上出府那日闹得实在事大,倒是让好些人都为耀王鸣不平。因此往那里送什么的都有,看守也大都是睁一眼、闭一眼的.......这日子过得虽不能跟原来府里比,可也得过了!”

“况且奴婢是吃苦惯的,因此也并不觉得什么!”那人还是一致的温顺恭良,不急不缓、不紧不慢地回着。

“哦?!”郑贵嫔原本还如丝的媚眼忽然凌厉,“本宫倒不记得你吃过什么苦!当年本宫初到京城时、你可是比本宫穿戴得还体面。那时你虽只是王府里一个丫鬟,可狐假虎威的架势可也是不小!这样便是吃苦了?”

“娘娘恕罪!奴婢从来就不曾对娘娘不敬,娘娘那时虽是年幼、气势却也惊人,哪里是奴婢这样的贱人敢得罪的?”

“奴婢也确是命苦!想她们落难还都有娘家想着、念着,奴婢可并没有一个娘家来想着自己........正是奴婢早早地明白了这个道理,故以才是投奔娘娘、为自己寻了个靠山!”

“哟!你这会儿的意思是在怪本宫不曾去接济了你,因而这靠山无用了?”郑贵嫔斜眼瞥着她,“本也是无用的!这些年你府里的那些事,哪条哪计不是你想的你献的?故以说凡是做过奴婢又去做了妾的,这心肠的阴损狠毒可不是本宫这样能比得上的!”

“奴婢赌咒发誓、正是为了娘娘奴婢才心甘宁愿去做了那奸狠之人。奴婢只是个贱妾,纵有私心也只是盼娘娘体恤奴婢的忠心来日赐给奴婢个好名份.......”

“娘娘这回不曾来救了奴婢,奴婢可不敢怨了娘娘。如娘娘这般睿智的,定是要看准了时机才会去救了奴婢出来。因此娘娘并不是不救,只是还不曾救!”。

“二娘!刘赫可是知道你有一颗狠心与一张利嘴?!”郑贵嫔气极反笑,“你的老主子当年把你给了刘赫正是为了防着本宫,她若是知道你一早就跑来投靠了本宫......你说她可会气得吐血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