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逸豪暗暗点了点头:

这次元风连虽然某些时候,看到次元独钟对着玻璃罩子里面的次元琼芳大献情意,就会情绪激动,醋坛子打翻!

酸味四溢出来!

但是,在魏逸豪下达指令后,居然变得规规矩矩,进入了捕捉次元独钟的预备状态!

这军人服从命令的天职意识,还真是深入了骨髓。

魏逸豪查看了一下飞船距离次元星球的路程,估计是不到一个小时了。

魏逸豪心内在祈求:

“这一段时间,千万千万不能出意外!

次元风连你也莫要乱搞事啊!

最好再也不要去惊动那个次元独钟了!

一点点都不要去惊扰他!

千万拜托了!

然后是次元独钟,你最好一直保持这种姿势!

就让你隔着玻璃抱着次元琼芳,又怎么样呢?

没人去吃你的醋,没人去打扰你!

你想抱多久都随你的便。

只要等到精工九号的布置到位了,咱们就放心了。

到时候,也用不着我魏逸豪来亲自动手控制你了!

毕竟我远来是客,你还是次元星球的主人!

俗话说,客不压主嘛。

魏逸豪在驾驶舱打着如意算盘。

次元风连那边在密切地关注着次元独钟,手不时去触碰一下身上的太空枪和盾牌枪。

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兵戎相见的态势!

次元风连的紧张神态,对次元独钟本人倒是没有什么影响。

他还是照样贴紧着玻璃罩子,与次元琼芳玩“隔玻璃瞧”的游戏。

只是,这么玩法,只有他一个人能够感受得到。

次元琼芳直到现在为止,那双美目,仍然是紧紧地闭着。

任你次元独钟,有着柔情蜜意,有着万种风情,有着百般呵护,对次元琼芳来说,都是两眼麻麻黑,只是不看见!

次元独钟的所有表现,在这里,都等于是挑选后的废品中的废品:

一无所用的废品。

可是,纵然是这种情况,次元独钟也是乐此不疲!

他可不管次元琼芳理不理他。

他只求自己内心的想法,能够无拘无束,无所畏惧地表述,展示出来。

次元风连又有一点讨厌的悄悄瞥了一眼次元独钟的后面。

又很快地收回了目光,怕次元独钟突然转身,看到了他的关注,让他觉得尴尬了。

次元风连还是记着魏逸豪的嘱咐,不要去激怒和打扰次元独钟。

就让他这样子,不知不觉地随飞船降落地面。

最好是,让次元独钟一出舱门的刹那间,就被特种部队抓个结结实实。

不引起一点波澜!

不产生误伤无辜!

达到兵不血刃,就把问题解决了。

次元风连知道,次元琼芳这一艘飞船,制造是多么的难,成本是多么的高!

要是在这飞船舱内发生枪击了射击,拳打脚踢,那么,首先遭殃的,就是这里面精致的各类物品。

这些物品要是损坏了,以后,主人次元琼芳清醒,回归这里,看到满目疮痍的破损,你说她的情绪和脾气会不会上来?

有了脾气的次元琼芳,你看她会对谁谁谁好心情吗?

次元风连不经意间,发现次元独钟的四个智能机器人,来到了次元独钟的身边,形成一种近身拱卫。

次元风连也不能去阻止这些机器人。

四个智能机器人,在次元独钟的身边围成犄角之势。

其中有那么一个机器人,还伸手把次元独钟背上的太空包取了下来。

魏逸豪在那全息屏里面看到,也是十分不解:

这次元独钟不但不闻不问,更是连头都不扭一下,仍然沉浸在自己的拥抱玻璃罩子中。

谁也不知道,次元独钟的这些智能机器人,是预输入了什么程序,还是智能机器人,真有了识别,分析,判断现场情况的能力,和及时调整手段方法的能力?

到底是要干什么呢?

这可让魏逸豪心里纳闷不已。

次元风连也是在一边直搔脑袋。

似乎次元独钟一旦不闻不问它们的时候,就轮到它们上台当主角了。

魏逸豪让飞船处于自动驾驶状态,只是偶尔看看运行情况。

多出来的时间,就用来关注次元独钟这边。

这飞船内部的可视系统,十分精良。

包括各个舱位,舱外,都是全景化可视!

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也许考虑到,飞船的建造成本太高,又是高级航行器,要求各项参数指标都要正常监控,精细到位,容不得半点疏忽。

这也是属于精工制造理念吧?

飞船一旦失事,就有性命之忧,先保证自身硬件性能强劲。

看来,这是精工家族制造的特点之一。

难怪次元琼芳,会对精工家族委以重任。

更是单线指挥,对他们的信任度,也一定是源于像这一艘飞船这样的制造品。

魏逸豪眼睛很不大相信,舱内的次元独钟那些智能机器人,好像没有得到次元独钟的现场直接指令,就开始行器了!

那个解下次元独钟背后太空包的机器人,很熟练地把次元独钟的太空包给打开了。

魏逸豪又是十分讶异:

这次元星球上的太空包,也属于个人**类的管理物品啊!

在天巫星球上,魏逸豪正是利用这一点,想了个要次元风连拿出军用绳索,配合他结成长绳带,把次元琼芳送出地陷阱。

因为这些太空包,都有个人秘码管控。

没有个人的指纹,指令密码,其他的人,就算拿到这个太空包,也无法使用里面的工具设备和各类备用物质。

这些太空包,还具有防弹防护作用,坚固得很。

对手如果在没有主人的指令密码的情况下打开,除非切割,砸烂。

但是,里面有自燃自爆系统,有防御系统,很难保证在强行打开的时候,不出现异常的伤害事故。

只见这个智能机器人,安然无恙的打开了次元独钟的太空包。

从里面又拿出来了一些积木似的物件。

迅速就地组装起来。

几分钟后,一个圆锥形的,子弹头形状的物体出现在舱内。

那子弹头锃光瓦亮,看起来就是一个金钢钻头。

魏逸豪认真一打量,觉得这很像一架微型飞行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