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塞纳尔男爵的心里全是这个问题,却始终没有一个答案。

直至有手下开始逃跑,令他猛地回过神来,咽了一口唾沫,心中暗暗想道:“这样下去不行,我必须想办法,决不能死在这!”

塞纳尔男爵表面上依然表情严肃,但心里已经慌得一逼。

这时“噗呲”一声,面具怪人挥动大砍刀,再次砍翻了一个巡逻队员,直接把整个人从中间一劈两半。

在旁边,一名巡逻队员瞪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敌人,双手剧烈颤抖,竟然握不住剑,随着双手剑掉落在地上,他身上最后的防身武器也被放弃了。

“求~求求你,别杀我……我不想死!”

这个巡逻队员惊恐的哀求,但是没有任何用处,那个面具怪人反手一刀,唰的一下直接斜着砍断了这个人的半边身子。

噗呲一声,血液迸溅!

那个巡逻队员的哀求声戛然而止,瞪大了双眼,瞬间死亡。

魁梧的面具怪人挥动了一下巨型砍刀,再次大步向前。

其余的巡逻队员也终于回过神来,知道求饶根本没有用,终于奋起最后的勇气。

这时塞纳尔男爵也咽了一口唾沫,勉强打起精神,不断鼓动士气。

“倏倏倏~倏倏倏~”

在塞纳尔男爵身边的弓弩射手拼命开始输出火力,掩护前面的进展队员后撤。

同时那门弩炮也再次发射,这一次换了另外一种属性的附魔弩箭。

砰的一声,击中魁梧的面具怪人之后,瞬间绽放出一团冰晶,试图将面具人封住。

但是仅仅两个呼吸,刚刚形成的冰层就发出“卡卡”的碎裂声,在表面上出现了大片大片龟裂的痕迹。

随即轰的一下,冰块四散迸溅,魁梧的面具怪人怒吼着从里面脱困而出。

紧跟着魁梧的人影大踏步向前冲去。

塞纳尔男爵的脸色难看无比,面对这种坦克一样的敌人,他真的束手无策了。

“我们撤,先离开这里。”塞纳尔男爵叫了一声。

其他人一听,都微微松一口气,现在这些巡逻队员从上到下,都不愿意跟这个铜皮铁骨的敌人战斗。

与其死在这里,还不如向外突围,还有一线生机。

不过撤退也不是一轰而走,在这方面无论是塞纳尔男爵还是这些巡逻队做得都非常老道。

一边牵制敌人,一边缓缓撤退,虽然在这过程中付出了两人的代价,但是只要退到大厅门口,就能找到它们的马匹,借助骑马的速度,甩开这个敌人。

然而,当塞纳尔男爵带人冲出大厅的时候,却愕然的发现他们之前留在这里的三十多匹战马,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都无声无息不见了!

就连留下来看守马匹的三个巡逻队员也都不见了。

众人的心里第一时间怀疑,是那三个人发现里边情况不妙先跑了。

可是他们跑了,也不至于把马匹都带走了,那就做得太绝了!

而且,稍微留意一下,在地面上只有马匹过来留下的痕迹,却并没有大规模离开的脚印。

这令塞纳尔男爵的心里更生出了不好的感觉。

也许他们要面对的可怕敌人不仅仅是后面紧追不舍的那个魁梧的面具怪人。

塞纳尔男爵眉头紧锁,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跑了几步,冲到门口的门廊外面抬头向上面看。

在这栋庄园的主楼上面,是神展开的巨型橡树的树冠。

只见在那上面,一匹匹战马被高高吊在上面摇晃着,还有那三名失踪的巡逻队员也在,与那些吊在树上的干尸一样,全都被粗壮的深绿色藤蔓卷到了上面。

那个巡逻队的队长,以及几个巡逻队员也跟着出来,抬头向上看去,全都吸了一口凉气。

失去了马匹,他们的机动能力将会大打折扣,但是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了。

“我们走!”塞纳尔男爵低沉着声音说道。

“大人,后面的弟兄……”一个跟在旁边的巡逻队员下意识的说道,却被塞纳尔男爵冰冷的眼神瞪了一眼,顿时把下面的话吞了回去。

到了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有了其他人的牵制,他们这几个人才有希望逃走。

这个时候,在后面的巡逻队员还没发现,他们的马匹都已经没有了,还在尽力牵制敌人,等待塞纳尔男爵命令。

但是他们却再也等不到任何命令了。

与此同时,进入到这里的守鹤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守鹤进来之后,并没有急着出手抢积分,因为他发现那个魁梧的面具怪人虽然战斗起来十分凶悍,动辄把人一劈两半。

但是那些人却并没有死透,凭借着体内的魔力核心,依然保留着一份生机。

却被从巨型橡树上垂下来的藤蔓缠住,全都吊到了树冠上。

而且通过视觉同步,鲁迪也看见了那个戴面具的怪人。

鲁迪能够感觉到,这个所谓的面具怪人,根本就是巨型橡树的一个化身,除非能够一击将那株巨型橡树也干掉,否则任何打在他身上的攻击,都会被转移到巨型橡树身上,才让这个面具怪人看起来刀枪不入。

就像那门弩炮打出的巨型附魔弩箭,在击中面具怪人的一瞬间,鲁迪就发现在巨型橡树的树干上,出现了一个深深凹痕。

不过这种伤害,对于如同一栋摩天大楼一样的巨型橡树来说,就跟用针尖扎了一下差不多,虽然会感觉有些疼,却根本不致命。

这种敌人,对于守鹤来说,也是相当难缠。

他守鹤现在只有lv2,虽然攻击手段有很多,还有不少封印的手段,但他的攻击力却根本不可能撼动巨型橡树的本体。

所以,在有塞纳尔男爵那些人牵制住面具怪人时,鲁迪并没有急着让守鹤出手。

一旦弄不好,把仇恨拉过来,反而是救了塞纳尔男爵那些人。

这时鲁迪还在现实世界中,考虑接下来的动作。

这次既然来到这里,肯定要想办法破局,绝不可能轻易退却。

而且现在看来,情况跟之前他猜测的似乎有很大的出入。

之前鲁迪猜测,是斯特恩市的一些人,为了给奥玛西尔团长施压,而不惜暗中与哈尔教派的人合作。

但是现在看来他们之间的合作似乎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哈尔教派的人这一次竟然想要通吃,直接对对塞纳尔男爵出手。

而且鲁迪估计,哈尔教派的人对塞纳尔男爵出手也不是无的放矢。

肯定是杀死塞纳尔男爵这些人,对于哈尔教派来说获得的利益更大,这才不惜直接背叛盟友。

根据在橡树领域里面看见的情况,鲁迪猜测问题的根源很可能就在这棵巨型橡树上。

很可能让这棵巨型橡树吞噬了塞纳尔男爵这些人之后,会发生某种蜕变,获得更强大的战力。

而哈尔教派这边,正非常急切的需要这股战力,否则也不会杀鸡取卵,做出这种背信弃义的事情。

想到这里,鲁迪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不知道,如果让哈尔教派的计划成功,这一株已经产生了空间领域的巨型橡树会产生什么样的蜕变,但是可想而知,一定非常恐怖。

站在鲁迪的立场上,自然不可能让他们成功。

更何况,这对于鲁迪来说也是一次机会。

那些被俘虏的巡逻队的成员并没有死,而是被悬吊在橡树的树枝上,这些都是已经被他预定的积分。

如果鲁迪连同这些人,还有那株巨型橡树一起毁掉,这次不知道能获得多少积分。

这是妥妥的一波肥的机会,鲁迪更不可能轻易放弃掉。

鲁迪的目光一凝,脸上浮现出了坚定的表情,随即新年移动开始操纵位于高空的浮游球。

……

与此同时,在橡树领域里面。

离开主楼之后塞纳尔男爵身边只剩下了七个人。

其他巡逻队的手下,为了拖住那个面具怪人,全都被他抛弃了。

即便如此,塞纳尔男爵这几个人也没有获得多少逃生的时间。

在发现被抛弃之后,本来就士气低落到极点的巡逻队立即崩溃了,各自惊恐的四散奔逃,根本无心恋战,更没托住敌人。

那个魁梧的面具怪人就这样提着巨型砍刀,迈着大步追向了塞纳尔男爵。

与此同时,那株巨型橡树也开始摇动起来。

挂在树枝上的尸体被一个个抛洒下来,挡住塞纳尔男爵几个人。

虽然此时还能跟在塞纳尔男爵身边的,都是最精锐的实力最强的几个人,但是面对层出不穷的敌人,以及后面穷追不舍的面具怪人,他们也开始渐渐的支撑不住了。

“再坚持一下,出口就在前面!”塞纳尔男爵脸色难看的大叫,希望提振手下的士气。

前面阻挡的僵尸,大大拖慢了他们逃跑的速度,很快就被那个魁梧的面具怪人追了上来。

面具怪人怒吼一声,狠狠的挥动巨型砍刀,直接斩杀了落在最后面的一名骑士,鲜红的血液喷溅了他一身。

却是一步不停,继续向前冲杀。

“大人,他上来了!”一个巡逻队员叫道。

塞纳尔男爵闻听,头也不回的直接大吼一声,陡然从他手中爆发出一团剧烈的魔力。

同时刚才喷溅在面具怪人身上的血液产生出一股无形的力量,快速牵引这股魔力,在下一刻,轰的一声,狠狠打在了面具怪人的身上。

瞬间一团威力巨大的火焰爆开,好像一颗手榴弹,吞没了面具怪人。

这种‘染血炸弹’是一种专门燃烧战场上牺牲者献血的歹毒魔法,威力非常可观。

但在下一刻,那个魁梧巨大的身影,竟然只是微微的晃动了一下,就直接无视了这种威力的攻击,冲出仍在燃烧的火焰,速度猛然提升,连续几个大步,冲到了距离塞纳尔男爵不到三米的地方。

此时,跟随在塞纳尔男爵身边的最后几个人也慌了。

尽管他们是巡逻队中,最忠心于塞纳尔男爵的一群人,但也没有到甘心为塞纳尔男爵牺牲的地步。

几个人时不时紧张的向后看,发现那个面具怪人无视了‘燃血炸弹’的攻击,心中更加绝望。

就连冲在最前面的塞纳尔男爵也感觉到一阵绝望,刚才他准备了好久的染血炸弹,竟然也没有干掉面具人。

塞纳尔男爵心里涌出一串索恩王国的国骂,却因为大口喘气,来不及骂出口。

这时忽然一声惨叫,冲上来的面具怪人挥动沉重的巨型砍刀再次把一个人击飞,砰的一声撞进旁边的灌木丛中,瞬间被里面隐藏的藤蔓缠住,转眼就被钻进体内,变成了一个丧尸。

其他几个人,以塞纳尔男爵为首,看见这个场面,不禁头皮发麻,逃跑的速度更快。

这个时候他们的队形已经完全乱了,也不存在互相掩护。

之所以还聚拢在一起,就是为了身边有其他人比自己跑的更慢。

遇到这种变态怪物,凭借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抗拒,最好的办法就是比身边的人跑得更快,这是逃生的唯一法门。

那个魁梧的面具怪人依然不管不顾,追上一个人就一砍刀劈死,他的动作到现在都没有一点变化,好像一个不知道疲惫的机器。

此时,塞纳尔男爵带着最后的两名手下,终于跑到了橡树庄园的门口。

破旧的庄园大门半场开着,三个人全都露出了期寄的表情,这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冲出橡树庄园的范围,离开这片空间领域。

根据塞纳尔男爵随身携带的魔法指南针,在这个地方存在着一条离开这片领域的通道。

然而,眼看就要逃出生天,塞纳尔男爵却露出了绝望的眼神。

近在咫尺的橡树庄园的大门上,突然从地下冒出数十条手指粗的绿色藤蔓,眨眼间就组成了一张大网,把他们的去路堵死。

塞纳尔男爵知道这种藤蔓的险恶,想要爬出去是不可能的。

如果是一般情况,凭借他们几个人的实力,用不了多久也能打破这倒藤蔓的屏障,但问题是他们恰恰没有时间,后面的面具怪人已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