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家伙……可是邪神啊。”

阿飞用非常小的声音自言自语了一句。

“总之,先上吧。”

然而干柿鬼鲛这边并没听到,此刻直接就开始结印了:“水遁,大鲛弹之术!”

庞大的水流瞬间化作了鲨鱼的模样,笔直的朝半空中的楚冠攻击了过去,但因为攻击先后顺序的原因,还是角都这边的风遁先命中了楚冠。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风遁在命中了楚冠之后瞬间爆散,没有造成哪怕一丁点的伤害。

“什么?”

见到这一幕,角都直接愣了一下。

只不过没等他愣神太久,鬼鲛发射的大鲛弹也到了,但楚冠这边就只是随手对大鲛弹劈出了一刀而已,巨大的鲨鱼瞬间就被切成了两段,然后爆碎成了满天的水滴。

“没有吸收到任何查克拉……”

与角都不同,干柿鬼鲛好像已经知道楚冠的特性了,此刻也是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果然情报都是真的,没有任何查克拉的体术怪物,这下可麻烦了。”

“让我来!”

见到角都和鬼鲛的忍术没有起效,这边的飞段突然就来劲了,只见他猛地朝楚冠掷出了手中的血腥三月镰,脸上露出了残忍而疯狂的笑容,似乎是想要获取楚冠的血液,然后利用诅咒将他瞬间杀死。

“地怨虞!”

作为飞段的搭档,角都瞬间就做出了战术配合,只见他一抬胳膊,无数黑色像血管一样的细小触手从里身体里钻了出来,迅速的封锁住了楚冠的逃跑路线。

然后就在同一时间,这边的阿飞也突然从楚冠的脚下钻了出来,然后几条藤蔓瞬间缠住了他的脚。

“如果可以的话,我是真不想跟你打啊……”阿飞叹了口气,随后也没管这木遁能不能奏效,直接转身就钻回了土里,逃似的远远的离开了楚冠。

“哈哈!别想逃了!”

飞段见到大家都在配合自己,此刻也是笑的非常猖狂:“你马上就会被我献祭给邪神大人了!”

虽然说飞段不会忍术,但他的力量还是很大的,这镰刀在半空中飞的极快,眨眼间就砸在了楚冠的身上,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血腥三月镰砸在了楚冠的身上,居然直接崩出了一连串的火星子。

“砰!!!”

因为镰刀投掷的力量比较大,这砸在楚冠身上之后,镰刀也是很快受到了反作用力的影响,伴随着一声巨响,镰刀直接就被高高的弹向了半空。

甚至因为楚冠这边的皮肤实在太硬了,这血腥三月镰的镰尖居然都折断了,等飞段下意识的拉回镰刀之后,这东西看上去已经不吓人了,反而有点像是痒痒挠老头乐之类的东西,飞段愣愣的看着自己手里的爱镰,感觉人都傻了,不得不说这一幕真的是非常搞笑。

“这…这是什么情况?”

半空中目睹了全过程的迪达拉也懵了,直接对一旁的蝎问道:“老大的皮也太厚了吧?感觉就连你的傀儡都没有老大这么硬啊……”

“哼,那是因为我的傀儡材料太低等了。”

蝎一甩头说道:“首领已经答应我了,只要我的表现足够优秀,他就会赏赐给我振金和乌鲁这两种金属,等我用这两种金属制造出了真正的艺术品,你就会发现永恒到底有多美……”

“呵,少做梦了。”

迪达拉这边也是习惯性的跟对方拌嘴了起来:“再牛逼的金属,也扛不住超新星爆发时的力量!”

“哼,首领能送我振金和乌鲁,但他能送你一颗超新星吗?”

“混蛋!你找麻烦啊!?”

……

与高空中这拌嘴的两人不同,此刻下方的战场已经完全陷入了一样的寂静之中。

“这…怎么回事?”

飞段当然是最震惊的那个人了,此刻他有些懵逼的盯着自己手里的镰刀:“难道是某种可以硬化身体的秘术吗?可就算这样也不对吧?我这镰刀可是……”

“怎么?”

楚冠突然接过了话茬:“你这镰刀也是涂满了剧毒的毒刃?”

“哈?”

飞段又没看过勇者闯魔城,怎么能听懂楚冠的这个梗嘛,直接就愣了一下,不过随后他就突然恼羞成怒了起来:“可恶,竟敢小看本大爷,角都,干掉他!”

“你在教我做事?”

角都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动了起来,瞬间就发动了地怨虞的怪物能力,只见他身后的触手疯狂的乱飞,瞬间就出现了四个完全由像黑色毛发般触手构成的怪物,而这怪物的脸上还带着奇怪的面具。

“这是我的秘术,地怨虞。”

在召唤出了四个怪物之后,角都突然开始莫名其妙的解说了起来:“通过夺取敌人的心脏,我不仅可以永生不死,还能利用敌人的心脏释放他们的忍术,真理之冠的首领,你确实很强,但作为与初代交过手的我而言,你还是不够格,所以……你的心脏我要定了!”

说完之后,角都突然大吼了一声,随后楚冠身后的地面就突然钻出了几根黑色触手,直接插在了他的身上。

“哈哈!得手了!”

见到角都的手段成功,飞段也是大笑起来:“干得漂亮!角都!快把他的血带回来!”

然而让人疑惑的是,这边的角都根本就没理会他。

“喂!角都!”

飞段皱了皱眉,直接转头看向了角都,然而也就是这么一看,他直接就愣在了原地,因为角都的身体正在急速的衰老,感觉这才几秒钟不到的功夫,他连皮肤都变得干瘪了起来。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搁这拖时间呢?”

此时,楚冠的眼睛已经变成了淡淡的紫色,通过身体上的接触,他正在疯狂吸的收角都的生命能量:“八百里开外朝千手柱间扔了个手里剑,也算得上跟他交手了?那我挖个坑把大叼塞进去,是不是直接就是直播跟盖亚搁那造孩子了?嗯?”

“水遁,大水弹!”

最后还是鬼鲛意识到了事情不对的地方,直接一个水遁将角都打飞了起来。